第一章 穿越杀

痛!

钻心的痛!

顾诚在床上翻腾打滚儿,犹如一条离了水的鱼儿,拼命的挣扎喘息,脑海中的记忆不断涌来,让他眼前发黑,什么都看不清。

顾诚记忆的最后一幕是他刚完成了一笔大单子,奖金又能在当地买半平米的房子,所以正在街上闲逛,准备找家饭店吃顿好的庆祝一下,结果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和人群的尖叫,他眼前便直接一黑。

但被车撞了为什么心口这么痛?他是活着还是死了?能感觉到痛,顾诚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。

等他勉强睁开了眼睛,眼前这一幕却让他差点崩溃。

只见在他胸前,一个只有人头大小的小人儿正趴在他的胸口隔着皮肉撕咬着。

准确点来说那东西不是小人儿,根本就是个怪物!

它的身子只有巴掌大小,头颅却跟正常人那般大,不过却是一个血肉模糊的心脏模样,隐约能够看到两颗绿豆大小漆黑的眼睛和一张满口利齿尖牙的大嘴。

它撕咬在顾诚的胸口,皮肉不见丝毫伤口鲜血,但每一口都让顾诚的心口剧痛无比,好像隔着皮肉便能将他的心脏吞噬。

“艹艹艹!”

顾诚怒骂着,本能想要将那怪物从胸口上拉扯下来,但它却好像是黏在顾诚的身上一般,任凭他怎么拉扯和拳打脚踢,都无法扯下来。

胸口的剧痛让顾诚几欲晕厥,理智也陷入了疯狂当中,他竟然也张开嘴咬向那怪物。

当顾城一口咬下,血腥粘稠的触感顿时在他口中爆发,还没等他开始呕出来,他胸口竟然绽放出了一抹漆黑的流光,将那怪物给吞噬。

顾诚挣扎着爬起来,大口喘着粗气。

胸口的疼痛已经消失,但他的脑袋却是一抽一抽的开始阵痛,等到那股阵痛消失,顾诚猛的抬起头向着四周打量过去。

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好像是古代的卧室,木制的阁楼,古色古香的雕文装饰。

踉跄的起身,顾诚看向桌上的铜镜,一个清秀年轻人的相貌映入眼帘,既熟悉,又陌生。

顾诚的脑回路有些奇葩,他此时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,自己比前世要白。

脑海中涌来的记忆已经告诉了顾诚,他穿越了,不是穿越回古代,而是一个名叫大乾的王朝。

他这辈子也叫顾诚,字长安,身份是大乾忠勇侯府的大公子,听着像是王孙贵胄,实际上却是没落贵族。

五百年前十国争霸,烽烟四起,大乾太祖皇帝在各方能人异士的帮助下,横扫**,吞并八方,最终建立了大乾,一统天下。

那时候整个大乾能人异士,英才俊杰辈出,顾诚的祖上便是这些人中的一个,不过却并不是靠着战功封侯的,而是靠忠心。

顾家祖上乃是太祖皇帝的护卫之一,曾经为了保护太子身中十六箭,都被射成筛子了也不退,如此忠勇让太祖皇帝异常感动,所以便封其后代为忠勇侯,世袭罔替。

但靠忠心封侯,始终少了一些底蕴,到了顾诚这一代,忠勇侯府已经彻底没落了。

他老爹据说是年轻有为,但却英年早逝,战死沙场,他母亲也积郁成疾,没过多久便病逝了。

所以现在整个忠勇侯府,最大的官便是他二叔,在西疆当个参将。

在大乾京城这么个随便扔块砖头都能砸到个王孙贵族的地方,顶着个空头爵位,家里最大的官才是个偏远边疆的参将,可以说是没落到家了。

当然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方才那东西是什么?是鬼还是妖?

顾诚下意识摸了摸胸口,那里竟然有块黑色的玉佩,这让他顿时一愣。

这是他前世的东西。

这玉佩是顾诚在鬼市闲逛时买到的,老板开价八百,说是周朝的东西,顾诚当即就喷了一句,还周朝?上周的还差不多。

于是一番杀价之后,以八十块成交了。

这东西整体漆黑,上面刻着一些奇异的花纹,还有两个篆字,顾城查了一下,好像是‘通幽’两个字。

方才自己咬那鬼东西的时候,有一道黑光把它吞噬了,就是这东西做的?

顾诚用手下意识的抚摸着那黑色玉佩,但下一刻眼前黑光一闪,顾诚却出现在了一个一片漆黑的空间内。

这片空间没有任何建筑,天上地下都是一片漆黑,只有一样东西,那就是方才那长着心脏头颅的怪物!

那怪物看到顾诚,竟然蹦蹦跳跳的向着顾诚跑来,那动作竟然还有点丑萌丑萌的。

顾诚见了拔腿就跑,但这片空间好像是以他为核心的,任凭他怎么跑,都始终留在原地。

那怪物几下便蹦到了他的身上,就在顾诚想着自己要不要再去咬它时,怪物竟然只是用它那心脏大头蹭了蹭顾诚,表现的犹如宠物一般温顺。

看到那怪物没有了敌意,顾诚将它拎到了一旁,皱眉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顾诚没指望这怪物会说话,他只是在自言自语。

但那怪物却好像是听懂了一样,摇晃着自己心脏模样的大脑袋,从血管里喷出来一道血雾,竟然化作了一面影像,还有声音传来。

那也是一间卧室,不过要比顾诚所在的卧室华丽许多。

一名四十出头,容貌美艳,但却眉眼尖利,略显刻薄的妇人站在那里,对身旁一名穿着血红色道袍,身材干枯瘦小,尖嘴猴腮的道士问道:“我说你能不能快点,怎么这么慢?”

顾诚轻轻一皱眉,这妇人他记忆里有,是他二叔的老婆张氏,也就是他的婶娘。

张氏平日里为人尖酸刻薄,对他也不是很好。

只不过顾家现在主事的是他的奶奶顾老太君,而顾老太君最疼顾诚这个大孙子,张氏也不敢明面上对顾诚怎么样。

那道士手中拿着几根发丝拨弄着,闻言撇撇嘴道:“夫人着什么急嘛,慢工出细活。

说实话,要不是你娘家哥哥的好友的二舅是我师弟,我都懒得接你这一单。

京城这地方靖夜司的鹰犬无数,万一被他们发现,贫道我可就惨了。

靖夜司的黑狱,那可不是人呆的地方,呸!鬼都不愿意呆!

五千两银子不讲价,先付款,后做法,童叟无欺,人鬼不骗,包你满意。”

张氏闻言顿时尖叫了起来:“五千两!之前不是说三千两的吗?”

那尖嘴猴腮的道士淡淡道:“贫道是要三千两没错,但贫道的师弟也要一千两,贫道师弟的外甥,也就是你哥哥的好友也要一千两,中介费没听说过?”

张氏一咬牙,掏出五千两的银票:“给你!但我今天就要看着那小畜生去死!

老太太偏心!

这么多年来,都是我二房在操持着家业,整个侯府只有夫君在外为官,凭什么老太太要把爵位传给那小畜生!?

再不杀他,等过两个月那小畜生行了及冠礼,老太太便要请朝廷正式传爵位给他了!”

那道士接过银票,轻轻摇摇头,嘟囔道:“最毒妇人心啊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道士嘿嘿一笑:“没说什么,夫人您的银子到位了,事情我也给您办到位,您就瞧好吧。”

说着,那道士快速的将发丝编织成线,的手捏印决,奇异的是,他那干瘪的身子竟然开始鼓胀了起来。

一个人头大小的东西从他胸腹中涌入了喉咙,将他的脸都给撑大了一圈,嘴角裂开了一个恐怖的弧度,最后吐出来一个人头大小的心脏怪物!

张氏见到如此恐怖的一幕,不禁面色吓的发白,强忍着捂住嘴,没有尖叫出声来。

虽然她隐约知道江湖上有这种邪法秘术,甚至她娘家便有人跟这些人有来往,但真正见到这还是第一次。

那道士得意道:“夫人莫怕,这是贫道我祭炼出的五脏庙鬼,心肝脾肺肾五脏通灵也通鬼,以其为庙祭鬼养鬼,杀人不见血。

心鬼杀人后,没有任何外伤,但却会让人心痛致死,仵作绝对看不出半分异常来,只会以为那人是突发恶疾而死的。”

说着,那道士将编织好的发丝喂那心鬼吃下,一招手,那心鬼便已经没踪影。

“去,杀了那发丝的主人!”

片刻之后,那道士的眼中露出了怪异之色,喃喃道:“怎么还没动静?不应该啊,身强体壮的壮汉都不可能坚持这么长时间。”

就在这时,那道士忽然一口鲜血喷出,惨叫了一声:“我的心呐!”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